參觀日本會津藩校日新館有感

◎謝清峰/1946年本科第38回3-4.jpg (151812 bytes)
    筆者為老成淵38屆畢業生,原大和町(現武昌街)木造校舍,於二次大戰末期因空襲被燒毀,戰後包括筆者等學生數人,為期復學而奔走拜訪早年畢業學長請求協助,斯時獲悉畢業學長老一輩組有「親淵會」,而中年輩即有「麗淵會」等聯誼組織,故我們畢業當天就組成「新淵會」,並定期聚餐、旅遊,一直延續至今。
    去年八月新淵會舉辦到烏來兩天一夜旅遊,晚餐前大家閒聊時,筆者提起原在台灣觀光協會任副秘書長的蔡東海同學,前年退休,近獲日本會津若松市長來台頒發該市第一號「觀光親善大使」聘書,蔡同學約言將於十月間組團赴該市回敬並觀光。當時在場同學頗表贊同,屆時將參加該團同遊日本。
    蔡同學原擬招募四十人一團,惟排定行程後,因逢紐約九二一事件,一行僅剩十六人,其中為我們同屆同學的有游雅懷、蔡東海、筆者及最後參加的林聰明校友計4人,林校友係改市立後就讀較年輕的校友,筆者因膝關節炎旅行中多虧受他照顧,順此再次致謝。
    一行自十月十五日至十月二十日共六天訪日,作親善訪問及賞楓之旅,主要至會津若松市訪問參觀若干古蹟。
    會津若松市位於東北地區最南端的福島縣中部,是在會津盆地發展起來已有上千年歷史,也是福島縣最古老的城市,人口約有12萬人,至今仍留有許多歷史性的古蹟。
    我們參觀的首站位於市郊的會津藩校日新館,按日本在明治維新以前,也是諸侯割據小國林立,所謂藩校猶如今之縣立學校。
尤其在江戶時代,全國計有三百所藩校中,無論規模內容均被譽為第一者,就是此會津藩校「日新館」。這是第五代藩主松平容頌的時代,依其總管(家臣之長)田中玄宰所提建言而建:「教育為百年大計,我們會津藩的興隆端賴於人才的培育」。據此計劃經五年的歲月,於一八○三年始在鶴之城(初於一三八四年興建,後經改建為七層時始改名為鶴之城)西側,完成了一大求學的殿堂。
    該校的規模寬為東西226公尺,南北116公尺,佔地面積8,000坪,建物有1,500坪,專供武士的子弟入學,如現代的小學中學至大學,是以儒教為中心,施以武士道、醫學、天文學等文武教育的綜合學校,該校區內中央處建有一座金碧輝煌的大成殿,不亞於台北的孔廟,供奉儒教之祖的孔夫子,以及先賢顏子、曾子、孟子等諸位的遺像,傳承儒家教訓,讓我們肅立致敬感動不已。
    著名的白虎隊少年武士也是日新館的學生,他們非但在此求學,也學習過會津藩的教訓「不可為的事不能做」的精神,並對未來抱著美夢。一八六八年明治維新時,藩主松平容保幫助德川幕府,為迎擊政府軍之討伐,將藩士依年齡分為四隊,而白虎隊即為藩校15至17歲的少年學生武士隊。是年八月二二日政府軍逼近鶴之城,部份白虎隊員隨藩主出城應戰,次日,欲回城內卻路為政府軍所阻不得入城而登鄰近的飯盛山。見城中火光沖天誤為城已陷,於是存者十六人環坐自刃於山上,此戰役後世稱為戊辰戰爭,現於飯盛山設有白虎隊的墳墓及紀念館。
    可惜日新館就在戊辰戰爭時被燒毀,直至一九八七年為傳承會津的精神文化於後世,終於就地興建恢復原貌。現在不僅是當地一所讓人懷古的博物館,而且也是青少年及社會各界的教育進修處所,為培養豐富的人才做出貢獻。
    昔時日新館的教育由十歲起始准入學,惟會津藩甚注重自六歲至九歲的幼童教育,尤其重視幼童的團隊教育,讓他們在自然的玩耍中,學習成為社會人為基本宗旨,使孩子與孩子的同伴,在與年長者及同年齡的文往中學習才是自然的做法,這就是會津藩的育才方針。據此將鄰居的玩伴十人編為一組(這就是「什的規範」(原文為什之掟,唸成JIU NO OKITE),讓他們去「遊玩」與「交談」,循此制度發展,使幼童們能在無拘束的環境中,體會到對年長者的尊敬與禮儀的知識,
茲將「什的規範」譯介如下:
一、不可違背年長者的話
二、應對年長者行禮
三、不可說謊言
四、不可有卑劣的行為
五、不可欺負弱者
六、不可以在戶外吃東西
七、不可以在戶外與婦女交談
八、不可為的事不能做
這是據以教育少年成為武士的精神準備,雖然當中有若干與現今社會不符合的條文,但在混迷的現代社會裡,或許仍有可供參考之處。


(照片說明:筆者(帶帽者)在日新館大門前,正在聆聽該館接待人員的解說。謝清峰校友提供)